“巴西特朗普”上台,巴西将变天?

  结束了巴西左派工人党和中右巴西社会民主党长达24年的双头垄断后,巴西新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的胜利似乎将为这个拉丁美洲最大经济体开启一个全新时代。
  
  以“巴西高于一切”为竞选纲领——让人不禁想起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口号,博索纳罗的破坏性言论震惊了区域盟友和全球贸易伙伴:他借鉴特朗普的战术抨击中国,威胁要动摇区域贸易协定,并推动巴西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
  
  复杂的信号
  
  在经济问题上,博索纳罗的言论与该国过去的军事领导人站在完全同一阵营。他曾经说,巴西前总统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多佐(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因推行国有企业私有化而应该被判处枪决。同时,他支持国家干预和控制一些战略性企业。
  
  但是,博索纳罗提名头脑冷静的保罗·盖德斯(Paulo Guedes)领导一个新成立的“超级经济部”,并且将当前的计划、金融和产业组合结合在一起,这一举措却鼓舞了观察者们。
  
  美国Validus Specialty政治和信贷风险主管科琳娜·穆勒·莫纳汉(Corina Muller Monaghan)说:“我听说,银行和出口商对在巴西开展业务越来越兴奋,尽管他们很谨慎。他们中的一些人嗅到了巴西对外贸易和投资新的积极信号,似乎松了一口气,但未来一年,他们仍将寻求减轻风险,并权衡与预测该国将要发生的变化。”
  
  对许多人来说,盖德斯——这位说话温和的芝加哥大学毕业生曾经担任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负责人——为博索纳罗的独裁提供了一份亟须的“亲市场自由主义”陪衬。IHS Markit拉美国家风险副主管卡洛斯·凯西(Carlos Caicedo)表示:“盖迪斯过去曾指出,巴西的保护主义色彩太过浓厚,该国需要深化贸易自由化改革。”
  
  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裕利安怡(Euler Hermes)将盖迪斯的“亲商政策”纲领描述为对企业“最不糟糕”的选择。该政策虽然不是一个响亮的支持,但至少对企业有一定的好处。到目前为止,2019年1月1日宣誓就职的博索纳罗似乎已经缓和了他在私有化问题上的立场。他表示,将在上任的第一年内把巴西418家国有企业中的绝大多数挂牌出售。
  
  然而,巴西近年的表现已经表明,这位位高权重的“芝加哥小子”并不足以说服市场:前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在其第二任期内对约阿希姆·维(Joachim Levy)的任命仅持续了11个月,而博索纳罗的内阁已经开始放弃出售国有企业。
  
  “我认为,外国企业已经开始意识到,巴西情况比它们所希望的要复杂得多。盖迪斯当然是非常自由的,但博索纳罗和他周围的军方人士则更加民族主义,尤其是涉及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和巴西国有电力公司(Eletrobras)等国有企业时。”牛津分析公司拉丁美洲高级分析师吉尔·赫奇斯(Jill Hedges)表示。
  
  赫奇斯补充表示,分歧已经开始出现,而且更多的分歧可能随之而来。“鉴于两个立场的不一致,我认为,我们很可能会看到一些政策僵局,尤其是一个派系庞大的国会不会轻易考虑合作,我也不会惊讶于2020年内阁的变动。”他说。考虑到博索纳罗缺乏管理经验,他将如何有效地在这些不同职位之间进行协调还有待观察。



   
  改变贸易政策
  
  在左翼领导人的领导下,巴西与美国长期不和,美国官员对巴西与古巴、中国的紧密关系对美国在该地区的软实力造成的影响感到不安。但在这位新总统的领导下,一切似乎都有可能改变,他向民粹主义盟友特朗普的公开示好似乎取得了成效。特朗普史无前例地在2018年11月派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与博索纳罗会面,两人就贸易和安全合作进行了讨论。这位巴西当选的新总统称赞这次会谈“非常富有成效”,而博尔顿在迈阿密—戴德学院的一次演讲中称,博索纳罗是一位“志同道合的领导人”。
  
  博索纳罗任命保守的民族主义者埃内斯托·阿劳霍(Ernesto Araujo)为外交部部长是改变贸易政策的另一个潜在迹象。在以“反对全球主义”为口号的博客中,特朗普的狂热崇拜者阿劳霍强烈反对多边主义以及中国在对巴西投资和贸易中的主导地位。
  
  赫奇斯表示:“很明显,尤其在提名阿劳霍担任外交部部长之后,博索纳罗仍计划保持他的‘反全球化’立场。” 然而,事实上,他可能会在他的故乡遇阻。阿劳霍的主要支持者是大型出口商,尤其是农产品出口商,他不想让他们失望,已经不得不收回早先的各种言论。
  
  对待中国关系方面,尽管在巴西竞选期间存在许多恫吓,但很少有人相信该国将冒险惹恼这个自2009年以来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是巴西进出口的重要来源,也是目前巴西的主要外国投资者。未来,博索纳罗政府将不得不低调处理这一问题。”咨询公司Control Risks巴西及南锥体业务主管托马斯·法瓦罗(Thomaz Favaro)表示。他补充称,与中国有关的言论似乎直接取自特朗普的剧本,但未必能通过巴西背景的现实检验。
  
  中国《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也持相同观点。他最近在推特上说:“无论博索纳罗在竞选期间说了什么,我认为他都会对中国采取友好的政策。中国是巴西大豆和矿石的最大买家。特朗普式反复无常的中国政策将不符合巴西国家利益。”
  
  不过,其他观察者对新政府的挑衅采取了一种不那么乐观的态度。2018年11月初,博索纳罗再次追随特朗普的脚步,在竞选活动中承诺将巴西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埃及立即取消了巴西时任外交部部长阿洛伊西奥·努内斯(Aloysio Nunes)的正式访问,以示抗议。
  
  “外交政策的改变可能会危及巴西与阿拉伯世界利润丰厚的贸易活动。巴西是阿拉伯国家的蛋白质出口大国,与阿拉伯国家的贸易顺差达70亿美元。”法瓦罗说。他还说,新的巴西政府是否会落实这一倡议还不是一个明确的事实。“考虑到所有这些限制因素,最终我们认为,博索纳罗的外交政策可能不会像他在竞选时承诺的那样具有破坏性。”他说。
  
  重组区域联盟
  
  每况愈下的南方共同市场联盟——由巴西、阿根廷、巴拉圭和乌拉圭(委内瑞拉的成员国资格仍处于暂停状态)组成——似乎不太可能逃离博索纳罗政府的关注。即将上任的巴西农业部长特丽莎·克里斯蒂娜对当地报纸表示,该区域联盟对巴西“不利”,并表示巴西要么彻底改革,要么退出该组织。
  
  博索纳罗表示,巴西将努力寻找一种新方式,使本国能够独立于“南方共同市场”,以寻求与其他国家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
  
  “这是一个很大的建议,我们还没有看到它是否以及如何实施,因为毫无疑问,尽管‘南方共同市场’未能成为全球一体化的工具,但另一方面,巴西在这个区域联盟内部保持着积极的贸易关系。” 法瓦罗说,“与巴西全球出口商品结构(其中约2/3是大宗商品)形成对比,‘南方共同市场’仍然是巴西制造商的重要市场。任何试图显著改变区域联盟的举动都可能会受到制造业的强烈反对。”
  
  牛津分析公司的赫奇斯补充称:“博索纳罗将面临来自制造业的压力,尤其需要保持与阿根廷的贸易往来。阿根廷是巴西最大的汽车市场。”
  
  从很大程度上讲,阿根廷是巴西在该地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但两国关系似乎正在变得复杂。从盖德斯的“阿根廷没有优先地位,‘南方共同市场’也没有”的声明开始,到博索纳罗拒绝陪同时任总统米歇尔·泰默出席2018年11月底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20国集团首脑会议,巴西已经破坏了阿根廷与世界其他国家更加开放的贸易计划。与此同时,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如果博索纳罗退出巴黎协定的计划,他将不会签署酝酿20年的“欧盟—南方共同市场(EU-Mercosur)贸易协定”。然而,对一些人来说,巴西的任何行动都只会加速“南方共同市场”不可避免的灭亡命运。
  
  “坦率地说,‘南方共同市场—欧盟贸易协定’已经谈判很长时间了,但并没有取得真正成功。在该区域,博索纳罗显然不会给予南方共同市场任何优先地位;它的日子是否真的屈指可数是另一个问题,但如果巴西退出或忽视它,它剩下的时间就更不多了。”赫奇斯说。
  
  削减“巴西成本”
  
  引人注目的民粹主义背后,是商界和投资界对博索纳罗领导下的巴西是什么样子的谨慎乐观态度。“我从一些贷款机构和客户那里听说,他们觉得在巴西做生意的成本可能会降低。我认为随着盖德斯的加入,在巴西做生意会更容易。”Validus的穆勒·莫纳汉说。
  
  巴西总统府办公厅主任奥妮克斯·洛伦佐尼(onyx lorenzoni)最近表示,新政府将优先考虑经济,并赋予企业“更多自主权”。然而,关于如何实现这一目标的细节仍然很少。
  
  从美国JLT Specialty负责信贷、政治和安全风险业务的高级副总裁马克·雷根哈特(Mark Regenhardt)的语气看,在这种不确定性的情形下,欢呼是谨慎的。“目前,我的许多同事和客户似乎对新政府的新变化持积极态度。这并不是说没有赢家和输家,在这个时候很难预测谁会成为赢家和输家。我们保持乐观,但同时也对未知存在恐惧。”他说。
  
  据裕利安怡称,对博索纳罗政府经济计划可行性的怀疑“可能引发货币贬值”,尽管这在总体上有利于出口商,但会损害巴西电子和机械等依赖外资投入的部门。
  
  因而,雷根哈特看到,巴西消费电子产品和白色家电领域的保险需求正在增加,农业领域的非支付保险需求也在增长。他表示:“到目前为止,他们在该国的货币和总体商业气候方面遇到了一些困难。”
  
  博索纳罗内阁截然不同的意识形态是否能形成一个团结一致的政府,其夸夸其谈是否会被实用性削弱,这一切还有待观察。但这位巴西新总统所传达的减少国家整体规模、控制公共开支、重新平衡公共财政和减轻企业监管负担的信号,无疑引起了全球商界的关注——尤其与他的竞选对手提出的更为平稳的方式相比。因此,尽管对博索纳罗领导的巴西将会是什么样子几乎没有把握,但投资者和企业们都在期待最好的结果,同时为任何可能发生的情况做好准备。
  
  (译/王素)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亿贝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亿贝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亿贝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