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是大粮仓还是无望之地?

  无论形势好坏,乌克兰的粮食生产商都不会受到任何阻碍。即使在2014年该国经济陷入困境之时,其粮食出口量仍比前一年增长7.7%,2013年则增长了42%。
  
  乌克兰人喜欢说他们的土地非常肥沃,即使在土壤中种植一根木棍,它都能长成一棵树。4150万公顷的农业用地覆盖了该国近3/4的土地,几乎占全球黑钙土的1/3,而黑钙土是世界上收成最好的土壤。官方称,乌克兰有能力养活8亿人口,或是其人口总数的20倍。
  
  国际金融公司(IFC)白俄罗斯、摩尔多瓦和乌克兰地区经理詹森·佩尔玛(Jason Pellmar)说:“乌克兰土地肥沃,地理位置优越,有潜力成为全球农业综合企业的领导者,并在全球粮食安全中发挥重要作用。”
  
  今天,乌克兰在全球最大的粮食出口经济体中排名第5位,仅次于俄罗斯、美国、欧盟和加拿大。2018年是丰收的一年,截至当年11月底,乌克兰粮食收成超过6800万吨,创历史新高。预计2018/2019财年6~7月收成季出口量将达到4700万吨,这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
  
  不过,乌克兰粮食产量还有更大的增长空间。由于设备陈旧和农场管理不善,乌克兰粮食产量相对较低。乌克兰小麦平均每公顷产量仅为4吨,为法国每公顷8吨产量的一半,为英国每公顷16吨产量的1/4。
  
  在经历了多年的政治和经济紧张之后,最近乌克兰经济实现了连续11个季度的增长,政府现在进入了改革计划的第四年。随着政治更加稳定、经济更加强劲以及货币赫里夫尼亚更加稳定,乌克兰农民得以恢复急需的资本投资,政府现在打算将乌克兰每年的粮食产量提高至1亿吨左右。
  
  这很有可能。在2018年11月公布的第一季度财政盈利报告中,乌克兰最大的粮食和油料生产商Kernel将其2018/2019财年的粮食出口预测提高了约15%,达到创纪录的620万吨。该国其他生产商也同样乐观。
  
  尽管2013年俄罗斯关闭与乌克兰商品的交易通道后,乌克兰的粮食出口商几乎没有受俄罗斯市场损失的影响,但这种市场变化被更广泛的农业部门所感受到。2017年年初,乌克兰大张旗鼓地成立了出口促进办公室。在其帮助下,苹果、核桃、樱桃和蜗牛等各种产品的出口商几乎完全将对外贸易从俄罗斯转移到了亚洲、中东、非洲和欧盟,后者现在的进口量占乌克兰食品出口总量的30%以上。
  
  2017年,乌克兰经济部副部长纳塔利娅·迈科尔斯卡(Nataliya Mykolska)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自2017年9月欧盟与乌克兰签署的深度全面自由贸易区协定(DCFTA)生效以来,向欧盟出口的乌克兰企业数量翻了一番。2018年第一季度,乌克兰向欧盟国家出口的份额达到39%,而向俄罗斯出口的份额仅为7.4%,与2013年相比有明显逆转,2013年该国34%的出口流向了其东部邻国俄罗斯。



   
  基础设施障碍
  
  今天,乌克兰希望以其低廉的劳动力成本为基础,成为欧洲大陆供应链中一个具有竞争力的组成部分,建立新的生产中心,以弥补其在俄罗斯失去的市场空间,并设立增值活动来转换其原材料。但该国迫切需要基础设施投资和供应链现代化——从粮食筒仓到收获能力,否则将无法跟上额外销售的步伐,更不用说在价值链上走得更远了。
  
  但事实证明,吸引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是困难的。尽管在世界银行最新的商业报告中乌克兰的排名已经上升了5位,但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位美国投资者在接受《乌克兰商业期刊》采访时说:“除了少数例外,乌克兰农业部门一直是外国投资者公司治理雷区的一个典型案例。”
  
  迄今为止,国际金融公司已投资超过10亿美元支持乌克兰农业价值链上的项目——从初级生产到加工、物流和零售,但尚未有商业贷款机构加入。“投资者正在寻求政治稳定和安全、一个公平和可预测的法律和监管环境,以及市场规模。”佩尔玛说,“该国需要改善其投资环境。为了减少腐败,提高公共和私营部门的透明度,保护财产权利,需要进行更具决定性的改革。如果没有达到这一点,私营部门的增长将继续受阻,进而妨碍乌克兰释放其潜力。政府还需要启动私有化进程,并继续改善其不良贷款解决框架。”
  
  乌克兰国际贸易交易的政治和商业支付风险紧张氛围让主流金融机构很难支持其资金流动。“在过去10年里,乌克兰可能是国际市场上风险最大的国家。单一风险市场支付的索赔总额约为25亿美元,其中乌克兰负责超过10亿美元,占40%。”Miller信贷和政治风险专家大卫·莫尔(David Maule)表示,“这恰恰为保险公司对乌克兰风险持有谨慎态度奠定了基础,并且不太有利。乌克兰经济有了部分复苏,但并不明显。我估计大概有40%的投资者已经回来了。”
  
  莫尔补充说,近几个月来,他看到乌克兰风险的保险申请量“几乎为零”。“尽管如此,我认为乌克兰并不是完全暴露在风险之下。应该可以有选择地从劳埃德保险集团商品领域的风险银团中找到一些保险,比如乌克兰西部一个仓库的小麦库存的政治风险保险。在预先融资的基础上购买小麦,你甚至可能得到一些短期的不交货保险”。
  
  另一个问题是乌克兰的铁路网。自从2015年政府颁布法令禁止货运量超过40吨的卡车在公路上行驶并试图从该国摇摇欲坠的道路上挽救更多的生命之后,国营铁路便承担了该国大约2/3的粮食出口运输任务。从苏联时代开始,吱吱作响的火车头沿着农田之间的铁轨叮叮当当地驶向该国的黑海港口。由于铁路网根本无法跟上运输需求,经常出现货车短缺和延误。国有铁路公司乌克兰铁路(Ukrzaliznytsia)实施的一项不受欢迎的决定——统一各类货物运输关税——推高了运输价格。到目前为止,在欧盟通过铁路运输粮食比在乌克兰还要便宜。
  
  改变的希望很大。2018年,乌克兰铁路与通用电气签署了一项10亿美元的协议,租赁30辆新的货运机车,并对其车队中现有的机车进行现代化改造。这笔交易还包括未来10年内新增的通用电气设备以及一份长期服务合同,以帮助乌克兰维护设备。在乌克兰基辅领导通用电气谈判团队的塔梅格·罗马基(Tammy Gromaki)说:“农民意识到提前向港口运送粮食产生的溢价好处,这对该国最大的出口部门至关重要。”
  
  到底是谁的土地?
  
  乌克兰成为全球农业大国的另一个障碍是其独特的土地状况。在过去16年中,该国暂停出售私人土地的行为(旨在避免重复后苏联的财产掠夺)意味着土地使用者很少有动力投资于土地管理,而且由于他们没有土地所有权,因此不能将土地用作任何融资的抵押品。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为长期投资提供激励性的土地改革将使波兰农业年产值增加150亿美元。佩尔玛说:“这是波兰政府能够采取的最有力的措施,以促进经济增长并为农村地区创造就业机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于2015年批准了一项救助计划,为基辅提供175亿美元,以换取一揽子改革。该组织表示,土地改革仍然是“该计划的一个重要条件”。但由于乌克兰立法者主张将土地出售暂停期延长至2024年,该计划似乎没有取得进展的希望。
  
  乌克兰的“中国年”
  
  2019年标志着乌克兰“中国年”的开始,因为它针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推出了很好的计划,而中国则把波兰视为其庞大人口的安全食品供应理想来源地。据乌克兰经济部长库比夫透露,乌克兰甚至可能与中国展开自由贸易谈判。
  
  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已经在波兰展开。2018年,中国港湾工程公司完成了尤日内(Yuzhny)海港进出航道的疏浚,使其能够接收新巴拿马型船舶。作为由嘉吉(Cargill)主导的一项耗资1.5亿美元项目的一部分,嘉吉将在尤日内海港建设一个500万吨级的粮食码头。该码头将提供乌克兰10%的粮食转船运输,使该国的粮食出口能力提高15%。
  
  现在,中国港湾工程公司已经开始在另一个乌克兰港口Chornomorsk进行航道疏浚。乌克兰希望它将成为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中一个非俄罗斯业务范围的一部分。
  
  远离封锁冲突
  
  可以说,限制乌克兰大宗商品行业增长的最大障碍是与邻国的分歧。2018年11月,俄罗斯在乌克兰船只试图进入亚速海时对其发动攻击,在持续的对抗中开辟了一条新的海上战线。这是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首次正式承认对该国发动军事攻击。
  
  “2018年春天以来,亚速海的紧张局势不断加剧,而这场冲突远不是单独事件。克里米亚大桥的开通使俄罗斯完全控制了克尔奇海峡。俄罗斯对进出海峡的乌克兰和欧洲货船实施了长期检查,通常持续一周,并大幅减少了乌克兰东部的货物流量。”牛津经济高级新兴市场经济学家埃夫根尼亚·斯莱普索瓦(Evghenia Sleptsova)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斯莱普索瓦指出,自2013年以来,乌克兰通过亚速海马里乌波尔港(Mariupol)和别尔德扬斯克港(Berdyansk)的出口量已经减少了一半以上,从占总出口量的10%下降到了2017年的5%以下。而且,工业金属比粮食受到的影响要大得多,因为粮食可以通过铁路运输到黑海港口。
  
  乌克兰农业部在2018年12月初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携带农产品的船只通过亚速海港口的通道现在已经解锁,可通过马里乌波尔港和别尔德扬斯克港港口将谷物装载到船只上,并以常规模式进行。”
  
  然而,一位行业观察家表示,由于买家拒绝押注通过,客户已经停止考虑签订交货合同的可能性。
  
  即使对于那些愿意签订合同的人来说,最近的形势发展也意味着签订合同可能泡汤。在对峙之后,乌克兰对10个东部地区实施了戒严。乌克兰反对集团党的立法者沃洛德迈尔·胡萨克(Volodymyr Husak)在乌克兰的电视台上表示,对峙对乌克兰的出口商构成了巨大威胁,因为法规和议定书通常禁止从戒严国家购买和销售货物。
  
  乌克兰政府方面表示,实施戒严不会影响贸易,但法律公司贝克麦肯锡(Baker McKenzie)建议其在乌克兰的客户审查协议,以确定限制性措施是否会触发合同中的违约、不可抗力、暂停或终止条款。
  
  在沙皇时代,被现代乌克兰占领的地区曾为俄罗斯帝国大片地区提供了食物。后来,苏联统治者斯大林希望这个国家成为苏联的粮仓。今天,作为欧洲最大的新兴市场,乌克兰有很大的希望利用其农业资源来促进其粮食和食品出口。但是,如果没有商业融资和投资,乌克兰要实现自己的梦想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乌克兰目前的形势是由紧张局势、风险和不确定性构成的大漩涡,这并不是一个好兆头。它导致银行和保险机构有足够信心支撑其大宗商品流动的临界点,还在远处地平线上模糊不清。
  
  (译/李前)


评论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电子刊




留言

问:现在单纯的外贸公...
答:将将您们的现状,...

问:进出口经理人有跟...
答:我们与很多公司开...

问:电子版的杂志哪能...
答:网站亿贝右侧有个...

问:绍兴港现代物流园...
答:会

问:可以在邮局订阅“...
答:可以在邮局订阅本...

问:亚美尼亚有什么内...
答:到达这个地方有两...




版权所有- 亿贝 | 关于我们 | 投稿 | 俱乐部 | 杂志订阅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反馈意见

 

?2005-2012 Imp-Exp Execut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备案编号110102003025-9 | 京ICP备05055788号-13  《进出口经理人》杂志社版权所有- 亿贝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欲转载者请发邮件至: qyb@tradetree.cn 联系授权事宜